其他

又一家日本電器巨頭倒下,但日本製造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東芝電視」正在成為一個歷史名詞。

我姑姑前兩天對我說:

家裡用了十來年的東芝電視太舊了,看起來也有些厚,不美觀。你給我推薦幾款東芝新的電視吧。

姑姑說出這話的時候,可能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東芝電視」正在成為一個歷史名詞。

11 月14 日,海信集團旗下上市公司海信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與東芝株式會社宣布:

東芝映像解決方案公司股權的95% 正式轉讓海信。轉讓完成後,海信電器將享有東芝電視產品、品牌、運營服務等一攬子業務,並擁有東芝電視全球40 年品牌授權。該項股權轉讓金額暫計為129 億日元(約合7.53 億元人民幣),預期將於18 年2 月底完成交割。

當我把這一消息告訴姑姑,她長長地嘆了一聲氣。

日系電子的沉淪

對於我姑姑這些60 年代、70 年代出生的長輩而言,「日本製造」總是帶著別樣的意味。時至今日,她每次看到我拿著手機聽音樂,都會說一句,「我還是更喜歡用Walkman 來聽音樂」。對她而言,那台型號早已模糊的磁帶Walkman 溫暖了她的青春歲月。

可如今,日本製造的光環似乎正在逐漸褪去。

東芝電視轉讓給了海信,而它的筆記本業務似乎也不好過,即使世界上第一台筆記本電腦是由東芝造出來的。

據日本經濟新聞的消息,華碩正在與東芝接觸,欲收購其個人電腦業務。好在東芝隨後對這則消息進行了闢謠。只不過,這是實實在在的否認傳聞,還是作為公關話術在緊要關頭的煙霧彈?不好說,但東芝個人電腦業務陷入低迷,連續虧損確實是不爭的事實。這樣的狀態還能支持多久,也是未知。

在東芝之外,代表著日本電子昔日榮光的一大批行業巨擘和東芝一樣有著類似的遭遇。

Sharp-TV-foxconn-Photo-by-Hao-Ying-13

被稱為液晶之父的夏普電視,境遇就和東芝十分相像。「衰敗」「巨虧」等詞彙一直是夏普近幾年新聞的關鍵詞,夏普故事的悲劇性在2016 年4 月2 日被鴻海精密(富士康母公司)收購時達到頂峰。

在此之前的2015 年7 月,夏普就將美洲(除巴西外)的電視業務出售給了海信——是的,又是中國電視生產商海信。

海外的資源被日本之外的企業、尤其是中國大陸企業所接管,原本作為亞洲企業國際化標杆的日本企業,卻越來顯得蜷縮於本土,而非國際化。

悲哀的一點是,有時哪怕已經退守日本本土市場,這些日企的日子也同樣不好過。

1.pic_hd-2

被索尼出售、回歸本土的VAIO 筆記本電腦此前有要和富士通個人電腦業務合併的消息傳出。當然這件事在消息傳出後就沒有了下文。而VAIO 也先後重新開始了在美國和中國市場的征途,只不過這樣的回歸完全沒有激起任何浪花。VAIO 筆記本在中國國內的銷量也依然可以忽略不計,其銷售的絕對大頭還是日本本土市場。

日本電子巨擘們在失掉海外市場的同時,還失去了消費電子領域的引領者地位。日本巨頭們在原本領先的電視行業逐漸被韓國對手甩開,並被中國電視製造商所追上;智慧手機領域,日系產品在本土之外一直是小眾的代名詞,而且就算是日本本土手機市場,也早已被蘋果所攻陷;至於目前風頭最勁的人工智慧,更是罕有日本品牌的身影。

日本製造輝煌不再,日系元素無處不在

不管是消費者直觀感受,還是諮詢公司的客觀統計數據,除了相機等少數特定行業,日本品牌在大部分消費電子領域的表現用「每況愈下」來形容並不為過。

財務醜聞、裁員、賣大樓、產品落伍…… 所以,曾經輝煌的日本電子巨擘們真的就是從此神話破滅了嗎?

或許我們可以換個角度看這個問題——在普通消費市場,日本製造的下滑趨勢確實有所顯現。雖然現在還不能直接判定他們已經完全出局,但擺在這些日本品牌面前的確實是一條艱難的道路。

但另一方面,在企業或者專業市場,日本製造的影響力並沒有衰減,反而在進一步擴大。

就說日本品牌表現一直不好的智慧手機領域。

實際上,日系產品在這個領域存在感並不差。這並不難理解,因為對於不少喜歡開新品發布會的國產廠家來說,用上索尼CMOS、JDI(日本顯示)螢幕等元器件都是實打實的溢價賣點,發布會上也少不了賣力宣傳。很明顯,對於一直面向消費者的廠家而言,這是一種高端背書。

OPPOSONY

這種高端背書的背後,則隱藏著這些日本企業在專業領域的轉型。

以索尼為例,這家擁有超過七十年曆史的科技老企,在近年來經常被調侃「破產」,其中很大原因則是VAIO 筆記本電腦、Bravia 電視和XPERIA 手機業務表現低迷。在這家公司財務狀況最為艱難的時刻,包含數位圖像傳感器在內的半導體業務扮演起了現金牛的角色。

此後,在圖像傳感器領域已經佔據優勢的前提下,索尼於2015 年7 月宣布融資3000 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50 億元)以發展旗下的芯片製造業務。當時,得益於蘋果以及三星智慧手機對於索尼圖像傳感器的需求,索尼將在未來三年將自己的銷售額提高到1.5 萬億日元(約753 億元人民幣)。並在幾個月後,索尼坐實了一則傳聞已久的消息:以190 億日元(約合人民幣9.9 億元)的價格收購東芝的傳感器業務。

一系列的投入下,索尼在圖像傳感器業務的優勢進一步擴大。在手機CMOS 這個市場,索尼的佔有率早已超過45%。DxOMark 拍照排行榜上,得分位居前列的旗艦均採用的是索尼CMOS。其技術和性能優勢可謂表現得淋漓盡致。

之前熊本地震讓索尼一家CMOS 工廠被迫停產,進而引發下游廠家的恐慌,這也說明了索尼在這個行業中的影響力和地位。

當然,即使優勢明顯,索尼對於圖像傳感器技術的探索卻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針對日漸重要的「3D 視覺」功能,今年6 月5 日,索尼在日本東京的「2017 年超大規模集成電路技術和電路研討會」上宣布已開發出10 微米像素間距的背照式飛行時間( ToF)測距傳感器,目前為業內最小像素間距。

有了前沿技術的加持,索尼的圖像傳感器在手機之外,在自動駕駛等未來應用場景裡也露臉頗多。在如此前景下,索尼的圖像傳感器市場表現也不可能不好。

SONY 1

索尼公司最近一個財季的財報顯示,包含圖像傳感器在內的半導體業務利潤為494 億日元,對公司的整體盈利貢獻頗大。

此外,索尼在專業視頻領域的優勢更是近乎壟斷。不提索尼出品的專業視頻轉播車,一個簡單的例子,第22 屆白玉蘭獎上,12 部提名電視劇中有9 部為索尼攝影機拍攝。配合著分發內容的索尼哥倫比亞公司,以及消費視頻內容的Bravia 電視,索尼在影視領域具有全產業鏈的優勢,這是別的公司無法比擬的。

索尼在專業市場的表現不可謂不精彩,但在某些人看來,以索尼做例子,有些不夠典型,因為上文提到的索尼哥倫比亞公司更多時候被認為是一家美國公司,「多線並進、多頭出擊、押寶未來」也不像一般日本企業的作風。

實際上,在專業領域大放異彩的日本電子企業確實不止索尼。

日本消費電子行業的另一半臉面,松下早早地與特斯拉開始了電池方面的深度合作。松下幫助特斯拉在內華達州Sparks 地區的超級電池工廠生產並組裝電池組件。

這場合作深到了什麼程度?

松下CEO 津賀一宏向外界透露了特斯拉Model 3 沒能完成量產計劃的原因,「特斯拉超級電池工廠生產線投入使用的時間已經被推遲,從而影響了Model 3 的產能。」

在索尼和松下之外,很多來自日本的企業在全球消費電子行業裡的分工也越來越偏向於上游,與企業客戶的關係越發緊密,並往消費者不那麼熟悉的地方延伸。不過,消費者感知不敏感與日本製造真的不行,卻是顯而易見的兩個概念。

創新,不用太創新

面向消費者端的消費電子業早已進入了激烈的競爭時期。日系電子巨擘既沒有蘋果的絕對護城河,又不願意以低價格低利潤換取市場份額和活下去的權利。於是他們的困境是注定的。

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大戰中,現在由富士康操盤的夏普電視表現十分出色。原因也很簡單,現在的夏普電視性價比非常高,高到業內人士對我說「利潤已經很少,快不賺錢了」。

sharp 1

其實,對於這些技術紮實的巨頭而言,只​​要他們稍懂變通,在消費市場生存下去沒那麼艱難。但願意如此變通的日本廠家是很少的。他們更願意做的事情是從目前是競爭激烈的消費市場撤離,進入還是競爭還未飽和的企業和專業市場,即使轉型必然伴隨著痛苦。

FT報導認為,就算這些日本企業是被迫轉向企業市場的,他們也依然能保持活力。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日本經濟在很多方面仍保持著高度的創新能力。自1949年以來,日本已獲得23項諾貝爾獎——大都集中在自然科學領域。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數據顯示,過去10年,全球排名前10的企業專利持有者中,日本企業佔據7席。只不過,這些日本企業的一個弱項是將出彩的創意商業化。

世界總在發展之中,遇難,則求變。

再次以索尼為例,這家以技術馳名的公司,時常受到「創新太過激進」的指責。為了使創新產品更接地氣,在平井一夫的關照下,索尼成立了一個名為Future Lab(未來實驗室)的創意研發項目。這項目主要是向公眾公開某些產品的原型,通過收集公眾的想法意見來規劃產品的發展方向。

不可否認,這樣的做法可能會使一些極具創新的想法萌芽被扼殺,但天才只要領先一步就夠了,領先兩步的是瘋子。領先一步的能取悅消費者,瘋子卻很可能作死自己。

《時代》曾評選過50 款影響時代的產品,東芝 DVD、任天堂遊戲機、索尼 PlayStation 主機、Walkman 播放器、CRT 電視等日本企業產品均有出現。

一定程度上,這些產品肩負著一個時代,作別了一個時代,又開啟一個時代。這些經典產品記錄的不止技術變革,它們各自在銷量上的滑鐵盧或大獲成功、面世前眾人的期待和退場後大家的落寞,這些細微的點有機地構成了生活的線,生活的線條勾勒在一起,則組成了時代的面。

在失落與感慨之間,這些曾經輝煌的消費電子巨頭,需要的是換一種方式繼續走下去,它們有這個魄力、也有這個實力。

後記

於發稿之前,姑姑告訴我,她最終還是下單了一台日系OLED 電視。

那設計真漂亮。

她說。

 

 

消息/圖片來源:Source

臉書留言 Comments

Previous post

燃!套路滿滿的特斯拉發布會背後,是一場鋼鐵人改變世界的個人展示會

Next post

台灣理光為中小企業提供方便不貴的文件管理系統

The Author

Freddie

Freddie

擔任3C技術編輯已有數年。3C業界水深,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