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s

Facebook 最近起訴了4 家中國公司,因為它們的假賬號做得「太好」了

電影《社群網戰》再現了Facebook 創立初期的一段公案:馬克·祖克柏的哈佛校友,同時也是奧運會賽艇冠軍的溫克洛夫斯兄弟把他告了,理由是Facebook 抄襲了自己的創意。

祖克柏用6500 萬美元了結了這樁訴訟,兩兄弟年紀輕輕就成了千萬富翁。

▲文克萊沃斯兄弟. 圖片來自:Digital Trends

電影裡沒說的是,一個叫阿倫·格林斯潘的哈佛學生同樣指控祖克柏抄襲,他在Facebook 上線前三個月就提出了類似的構想,名字也叫「the Face Book」,他甚至聯繫過祖克柏希望合作。

祖克柏回憶當時的背景是「幾乎每個哈佛計算機學生手頭都在搞社交網站」,他一開始就沒有同意合作。不過,格林斯潘最終也得到了現金和解,金額未知,但肯定比雙胞胎兄弟少。

幾百億美元的財富從指尖溜走的感覺不是誰都能體會的,更不是誰都能保持淡定的。格林斯潘也不例外,直到今天,他還會時不時地出來酸一下Facebook。

今年1 月底,格林斯潘發了一份70 頁的研究報告說,Facebook 所謂的全球20 億月活躍用戶中,一半以上都是虛假帳號。

這份報告在各大科技媒體上刷了個屏,Facebook 也不得不出來回應說,格林斯潘是「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早在2017 年,Facebook 就披露過平台上的虛假帳號只佔2% – 3%。

不過,有很多媒體對Facebook 披露的數據表示懷疑。在對付假賬號上,永遠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起訴4 家中國公司:大量出售Facebook 和Instagram 假帳號

上週,Facebook在官方博客發了一則簡短的聲明,表明該公司已經起訴了4家中國公司和3名個人,原因是他們在網上出售虛假的Facebook和Instagram帳號。被涉及的公司還包括亞馬遜、蘋果、Google、Twitter和領英。

起訴書中,Facebook稱,被告從2017年起開始利用一系列網站出售假賬號和不真實的點贊、粉絲,並從中牟利。他們的行為侵犯了Facebook的商標,違反了用戶協議,並涉嫌用和Facebook相似的域名推廣業務。

這4 家中國公司分別叫「9 XiuShenzhen」、「9 Xiu Feishu」、「9 Xiufei」和「Home Network」,註冊地分別在深圳和福建龍巖。

▲ 其中一家公司的網站截圖. 圖片來自:TechCrunch

起訴書列出了被告出售帳號使用的9xiufacebook.com、myfacebook.cc 等6 個網站。目前,這些網站都已經無法訪問,但從搜索結果和網頁快照中還可以看到它們出售帳號的痕跡。它們還使用了諸如「永不封號」的宣傳語。

愛范兒檢索後還發現,一個名為「有家網絡科技and 9 秀」的淘寶店鋪,也在以「Facebook 魔術棒」、「Facebook 創意禮品」等為名向上述網站導流。愛范兒嘗試和顯示「在線」客服的溝通購買,但一直未獲回复。

TechCrunch在這些網站下線前發現,它們的主要流量來源是某家中國搜索引擎,搜索詞大多是「Facebook帳號購買」。

愛范兒嘗試用這個關鍵詞進行了搜索,依然能發現售賣帳號的網站,其中一家網站顯示,Facebook 帳號的售價從最低的1.2 元(白號,帶頭像和資料),到最高的70 元(100 – 300 好友帶COOKIE)不等。

註冊時間、好友數,以及是否帶有瀏覽器cookies 信息是售價的決定因素,因為它們決定了帳號是否會被系統刪除。

打擊假賬號:一場機器和機器之間的荒謬戰爭

Facebook 和假賬號的戰爭曠日持久。

從2012 年起,Facebook 就開始公佈其估計的活躍假賬號數量,從2012 年第四季度的2300 萬到2018 年第四季度的1.16 億,Facebook 的活躍假賬號數量一直飆升,但大約只佔總活躍用戶數的3% – 4%。

去年,Facebook 開始公佈平台移除的假賬號數量,這些數字更加觸目驚心:截至去年9 月的過去12 月,Facebook 一共移除了28 億個假賬號,平均每天770 萬個。

▲ Facebook 的活躍假賬號數量(藍色條)和Facebook 移除的假賬號數量(黑色條). 圖片來自:紐約時報

Facebook COO 雪莉·桑德伯格在出席國會質詢時,曾把這個當做Facebook 打擊虛假信息的成績。但她遭到了《紐約時報》的無情諷刺,認為這不過是「一場荒謬的機器對機器的戰爭」。

Facebook 主管分析的副總裁Alex Schultz 曾在採訪中透露,平台已經在使用機器學習判定假賬號,通常來說,一個被批量製造出來的帳號會在幾分鐘內被移除。

Schultz 把批量製造假賬號的人稱為「極其幼稚的對手」,因為這些假帳號非常容易判定。但他同時也承認,還有一小部分假賬號是人工創建的。

▲雪莉·桑德伯格出席國會質詢. 圖片來自:紐約時報

對於這部分帳號,Facebook 的態度比較曖昧,Schultz 就表示,平台不會過於強勢,只有這部分假賬號出現危害行為時,才會出手干涉。比如,儘管Facebook 的用戶協議裡明確禁止重複帳號,但平台一般不會真的出手處理,他們的理由是用戶可能忘記了老帳號的密碼。

一些擁有大量手工創建、不易被平台清理的帳號的機構就得以屯積居奇,獲得更大的收益。

去年,《紐約時報》做過一次調查報導,揭露了一家叫Devumi 的「殭屍粉工廠」的生意,他們將真實網絡用戶的各種信息進行複制,製作成以假亂真的殭屍號來出售獲利。

從出售Facebook 帳號的中國網站的信息來看,他們同樣提供難以被平台檢測出來的虛假帳號。也就是說,這次起訴,一定程度來說是因為這幾家公司的假賬號做得「太好了」。

▲ 還有一些虛假的Facebook 帳號被用於詐騙. 圖片來自:Radio-Canada

不過,中國公司出售假賬號和美國本土的「殭屍粉工廠」的生意不大一樣。Devumi 的客戶有明星、名人、政客,也有社交媒體經理乃至億萬富翁,他們買粉的目的大多數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有影響力,或者讓自己的職業發展更加順利,這和新浪微博上某些營銷公司的生意類似。

但Facebook 帳號的買主更多是中國的跨境電商從業者。他們會在Facebook 發帖,建立商家頁、粉絲群,為電商導流。

這些做法如果摻雜過多的虛假帳號和不真實的點贊等行為,會在Facebook 產生大量營銷信息,騷擾用戶,甚至會影響Facebook 廣告系統的收入。

現在,Facebook 罕見地對出售假賬號的公司提起訴訟,會再一次重創這個行業,但社交網站的造假行為,永遠都無法杜絕。

資料來源

喜不喜歡這篇文章?留言給我們

Previous post

RTX 系列買卡送遊戲,一次滿足你對光追的渴望!

Next post

微軟可能在下個月推出新版Xbox One,取消光碟機和實體遊戲

The Author

Chang Zona

Chang Zo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