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蘋果2019春節短片《一個桶》,賈樟柯教你兩招用iPhone拍大片

去年,陳可辛用iPhone X 拍了《三分鐘》,今年春節,賈樟柯用iPhone XS 拍了《一個桶》。

頂級華人導演用手機拍短片,我們應該怎麼用智慧手機拍大片呢?(編按:賈樟柯導演為中國知名導演,在國際影展獲獎無數,曾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殊榮。)

《一個桶》講了一個什麼故事

《一個桶》片長為6 分37 秒,講述了一個在城市打拼的年輕人春節返程的故事。

春節結束後,兒子準備離家重返工作,媽媽將為兒子準備的東西裝在一個白色的塑料桶中,並用黃色的膠布嚴嚴實實地封好。

兒子的返程需要乘坐摩托車、渡輪、小巴士,中途還不小心把塑料桶的提手提斷了。

短片最後的場景是兒子回到城市的家中,打開那個桶,從滿滿的一桶細沙中拿起一個個土雞蛋。

在鏡頭語言上,賈樟柯主要用景深控制來表達角色的視角、引導觀眾的視線,並用慢動作來拍攝部分場景,以突出父母對子女的愛。

《一個桶》是賈樟柯首次全程採用iPhone 拍攝的短片。賈樟柯把這次拍攝成為一次「旅途式的拍攝」,外景取景地在長江和烏江交彙的地區。這一次,賈樟柯需要用iPhone XS 拍攝大山大水,又要呈現人們細膩的情感。

我們從山村拍起,一直拍到鎮。從鎮開始需要變換交通工具,從步行到摩托車,從摩托車到船,從船到大巴,一直回到大城市。人在旅途的感覺非常強烈。

賈樟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分享了幾個拍攝時的場景。

比如兒子跟母親分別的場景,要拍一個「母親站在那兒,先是跟著走,然後停下來,接著是一個摩托車的視野,母親越來越遠」的鏡頭,拍那個畫面時,攝影師拿著手機自己往後退。

比如兒子在摩托車上的場景,攝影師就坐著旁邊平行駕駛的另一輛摩托車上。

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多個航拍鏡頭,不過整個影片蘋果想要表達的更多是——iPhone XS 拍攝很厲害,景深效果很棒,低光下表現出色,支持立體聲錄製並實現分離度更高的立體聲播放效果。

賈樟柯是中國第六代導演的中堅力量,曾拍攝《小武》《三峽好人》《天注定》《山河故人》《江湖兒女》等影片。他能夠將本鄉本土的真實感與現代主義敘事手段結合,用影片中的基層人物和故事場景,體現出他對中國基層社會的感受和理解。

某種程度而言,讀懂賈樟柯電影裡巨大的時代和社會隱喻,就能讀懂某一部分的中國。

不過這次的《一個桶》,作為一部商業廣告短片,主要目的是呈現產品功能,在這一點上,賈科長做得挺好的。

去年陳可辛的《三分鐘》講述了一個列車員與兒子僅在火車停站3 分鐘時相聚的故事,在情節上更緊湊和扣人心弦。相比之下,今年《一個桶》的故事更加平緩細膩,講述了一個普通人的故事,在他身上也能看到很多人的縮影。

如何用手機拍出有鏡頭感的故事?

要想拍出蘋果春節廣告片這樣的作品,首先你要有一群人:導演、編劇、演員、道具、化妝師、服裝師、攝影師、美術、燈光師、配音師、後期、摳圖師… …

接著還需要一些比iPhone 手機還要貴的手機配件作為「外掛」。去年《三分鐘》的花絮中,我們發現了Beastgrip 支架和轉接環、大疆的手持雲台和航拍無人機、售價八千的日光可視高清顯示器、多個鏡頭拼接起來的拍攝鏡頭……

雖然《一個桶》的幕後拍攝花絮還沒有出來,但賈樟柯給大家教了兩招如何拍出有電影感的鏡頭。

第一招是通過控制景深,營造視覺焦點。「想紀事一點就景深大一點,讓整個空間看得清楚一點。想要突出人物,就可以讓景深虛一點。」

第二招則是使用慢動作,讓情緒滿起來。比如《一個桶》男主角打開桶的時候,可以把手機放在桶中,使用慢動作拍攝出從正下方仰視主人公抓起細沙的鏡頭。細沙從指縫落下,襯托主人公豐富的表情和情緒。

全程使用iPhone 拍攝的長片也有不少,比如美國導演肖恩· 貝克的《橘色》(Tangerine),索德伯格的《喪心病狂》(Unsnae)等。要想只用智慧手機拍短片,各類剪輯App 也是要用上的,賈樟柯這次蓋章推薦的兩個剪輯工具分別是FiLMiC Pro 和iMovie 剪輯。

文藝短片鏡頭里的中國春節

今年的《一個桶》是蘋果連續第五年面向中國消費者推出的新春廣告片了。

▲《老唱片》

2015 年的《老唱片》中,講述了一個孫女聽到奶奶年輕時錄製的唱片後,將唱片中的歌曲改編並用iPod 重新錄製,再給奶奶聽。

2016 年的蘋果短片裡,台灣著名歌手李宗盛和徒弟李劍青、白安拿著iPad Pro,把新年歌曲《恭喜恭喜》改編成了《送你一首過年歌》。

2017 年則是《新年製造》系列短片,由六支廣告講述了不同的蘋果產品新年場景中。2018 年的春節則是陳可辛的《三分鐘》刷屏。

除了蘋果,支付寶找到香港導演許鞍華也拍了一部9 分30 秒的新春五福短片《七里地》。文藝片導演出手拍攝春節賀歲短片,短視頻已經成為人們記錄生活和表達的重要方式。

那麼,短視頻的流行對電影藝術會有什麼影響,當越來越多的普通人拿起手裡的智慧手機進行拍攝會對專業導演有什麼影響呢?

賈樟柯認為短視頻的影響是一定會有的,但還處在一個朦朧的時期。

將影像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和將影像作為一個藝術表達方法還是有區別的。…… 當這種生活方式對我們越來越重要時,它一定會迫使藝術家去理解它是什麼,然後由此衍生新的拍攝方法和新的表達內容。

當短視頻提升到藝術表達的層面,它會催生出新的電影語言。賈樟柯也在鄭重考慮使用蘋果手機拍攝一部長電影。

「離不開的是一份家味」,智慧手機逐漸成為手裡一個離不開的工具,沒有專業團隊也沒有那些手機「外掛」也不用怕,果斷拿起手機想拍就拍吧。

拍出有味道的鏡頭?來跟導演賈樟柯學兩招。

消息/圖片來源:ifanrApple

喜不喜歡這篇文章?留言給我們

Previous post

台灣內快閃記憶體現貨市場每日行情

Next post

蘋果iPhone降價究竟慌了誰?

The Author

Freddie

Freddie

擔任3C技術編輯已有數年。3C業界水深,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