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Intel

為了發展獨立顯示卡,Intel雇用Raja Koduri為首席架構師及高級副總

星期一時,Intel表示與AMD達成一項協議,由後者提供獨立顯示卡好讓Intel之後將之合併在SoC裡。星期二,AMD宣布其GPU首席架構師Raja Koduri即將離開該公司。而在美東時間11月8日,Intel宣布其雇用Raja Koduri為該公司自己的GPU首席架構師。Intel雇用Raja的立意並不簡單—從此事件可看出Intel可能將發展自家的高階獨立顯示卡。

繼美東時間11月7日正式向AMD辭職後,Raja Koduri跳槽到Intel,並即將擔任該公司高級副總一職,監管新的Core及圖像運算團隊。作為一名首席架構師及總經理,Intel賦予Raja大幅擴展GPU業務的任務—特別是在該公司重新進入GPU領域的時刻。當然,Raja在GPU領域擔任GPU架構的領導者已有好一段時間—他曾擔任AMD圖像業務經理兩次,並在其於AMD服務期間擔任Apple GPU團隊的圖像架構總監。

 

同時,唯一能勝過Raja Koduri跳槽至Intel的新聞應該只有他將為Intel做的事吧!作為揭露消息的一部分,Intel宣布它們將提出一個從高至低全新的GPU策略:在基本層面,該公司想要拓展其現存的iGPU市場至邊界設備的新層次—雖然Intel沒有對此多做說明,但當他們使用「邊界」這個詞彙,也就強烈暗示了這是關於IoT級別的裝置—畢竟在神經網路推論方面,這兩者可是密不可分的。Intel目前已經以其GPU方面的Atom處理器和Movidius神經計算引擎在這個領域佔有一席之地。

然而對電腦玩家及整個科技工業界來說,最令人興奮的應該是市場領頭羊Intel再度回歸開發獨立顯示卡的行列。該公司先前已經在此領域嘗試了兩次,第一次是90年代末期的i740,第二次則是2000年代末的Larrabee project。然而儘管如此,這些成效卻從未如Intel所期望的那麼好,而該公司持續發展它的GPU架構及類GPU裝置,後者將可大規模同步計算的Xeon Phi系列置於其中。

但雖然Intel某些市場上擁有類GPU產品,然而一旦超越了其現存的GT4級iGPU,該公司就沒有適合的GPU解決方案—簡單的說,就是與150美元之類的獨立顯示卡相當的解決方案。也就是說,Intel還未讓其iGPU觸及中階以上的市場。隨著雇用Raja與Intel的新方向,該公司將要擴展完整的獨立顯卡版圖,也就是該公司所說的「廣泛的計算領域」。

從Intel新聞稿的字裡行間可明顯看出其將致力於GPU的計算與圖像子市場:前者是Intel已經與NVIDIA對抗數年但看來並沒有那樣成功的領域,而後者對Intel來說則是全新的疆域。不過,值得注意的是,Intel稱這些為「顯卡解決方案」,所以顯然Intel不只是想發展運算處理器Xeon Phi的側翼那麼簡單而已。

NVIDIA是Intel亦敵亦友的最好夥伴:此兩間公司的科技剛好能夠補足彼此的不足,當NVIDIA垂涎Intel高利潤伺服器時,Intel同時也對NVIDIA在計算與深度學習這個繁榮興盛的市場所創造的佳績虎視眈眈。NVIDIA已開始抽離對Intel科技上的依賴,如NVLInk interconnect,一款可以讓NVIDIA GPU和即將問世的IBM POWER9 CPU達到和高速緩存一致並且更加快速的內存傳輸產品。同時,發展他們自己的高階GPU讓Intel能夠追上NVIDIA穩定開發者的步伐,長期來說可能可以從NVIDA的有利可圖(且是高利潤)的消費級和專業級圖形業務中帶走某部分客戶。

為此,若是Intel在這個宣布其將專注於高端GPU的時間點,不打算發展包含中階GPU的真正全方位產品群—如Polaris 10和GP 106,我(原文作者)會感到非常驚訝。而且,正如同我們通常會在PC GPU發布週期中看到的狀況,即便Intel要發展完整的產品群,而他釋出的第一個產品是高階GPU,我(原文作者)也不會太驚訝—畢竟這是Intel打敗NVIDIA的最佳開場方式。

更廣泛的說,Intel這樣的方向轉變是有趣的,照理說,在GPU領域,Intel除了iGPU以外的努力都不是正確的行動。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Intel對自家iGPU的態度非常保守,最終採用了非常低階的GT2配置。而近年來,從2013年Haswell世代開始,Intel推出GT3和GT4這樣較為強大的配置。然而這主要是在單一客戶蘋果的授意之下進行—直至今天,我們幾乎看不到任何其他PC代工廠採用Intel效能較好的顯卡選項。最終結果就是Intel花費了整整上個十年的時間來製造他們成本意識極重的客戶所要的CPU,而僅僅只有少數高性能的版本。

我(原文作者)會說,除了Apple以外,大多數的PC代工廠並不「知道」尊重圖像運算—但現在就是那個轉捩點。在星期一濃濃蘋果味的Kaby Lake-G SoC發佈和現在Intel大幅擴展GPU的努力之中,最終該公司可能成為高效GPU界的佼佼者。

除了NVIDIA外,AMD可以說是一直以來的落後者。大多時候AMD是因為擁有它們的GPU技術才得以讓其邊界設備超越Intel。值得慶幸的是,去年Zen CPU 核心扳回一城—儘管AMD仍不怎麼趕得上高峰時期的Intel。這邊的顧慮是成熟PC市場高度依賴雙頭壟斷的AMD和Intel的CPU、AMD和NVIDIA的GPU,所以Intel進入獨立顯示卡的行為打破了後者的平衡。儘管AMD無庸置疑比Intel擁有更多經驗,但Intel擁有足以對抗NVIDIA的財務資源及製造原料—這兩者是AMD一直以來缺乏的東西。並不是說AMD注定要完蛋,只是Intel在GPU方面灌注越來越多的精力以及Raja跳槽到Intel這兩件事無疑都讓AMD雪上加霜。

同時,在科技方面,對Intel來說最大的問題就是它用來製造獨顯的GPU架構。除了性能指標較低,Intel的Gen9.5顯卡在功能及容量方面其實都是非常好的。事實上,在AMD的Vega架構幾個月前發布之前,它被認為是最好的PC GPU架構,支援比NVIDIA的Pascal架構更高層的圖形功能。所以如果單指功能的話,Gen9.5已經是非常像樣的基礎了。

問題是,Gen9.5及其之後的架構是否能有效測量高性能GPU所需的層級。相對來說,架構可擴展性在GPU架構的設計中算是某種無名英雄—設計小小的GPU架構某方面來說並不困難,但要設計一個可擴展到400mm2 +尺寸的多單元架構要困難得多。這並不是說Gen9.5做不到,只是大眾並沒有看過比GT4還大的配置—而這在GPU標準中還是個相對小的設計。

這可能是Intel時程表中最大的未確定事件—沒有任何關於Intel的發佈提及該公司何時想要發布這些高階GPU—假設Intel想在Raja的帶領下從零開始設計GPU,這至少要四年以上才能看到成效,而我們要到2022年才看的到這樣的GPU。另一方面,若這是個在Raja上任前就已經在進行的內部計劃,Intel可以更快發佈這樣的GPU。從NVIDIA過去幾年的進展看來,我(原文作者)猜Intel只想加快腳步,這可能歸結為Intel採取兩條路線的分層戰略,即使只是釋出一個大的Gen9.5(ish)GPU來為之後的新架構爭取時間。

在指導這些任務中,Raja Koduri將在Intel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直到最近,領導Intel顯卡的人還是Tom Piazza—他是高級研究員及有能力的架構師,然而也是Intel從未向外界介紹過的人。相反的,由於Intel致力於擴展GPU、Raja的高級副總角色以及為他創立的新核心與圖像運算團隊,Raja對外界來說會更像個公眾人物。

從Intel要做的事看來,選擇Raja的原因顯而易見—從他在AMD從內到外的經驗,更具體的說,關於AMD和Apple的集成顯卡方面的經驗。然而,另一方面,雖然Apple的圖形產品組合在Raja在該公司的其間蓬勃發展,但最近AMD卻沒有那麼順利。AMD的Vega GPU架構還沒達到所有的承諾,雖然此時的成功和失敗已經不是一個人的責任,但Intel肯定期待會有比Vega更好的產品可以發布。而有鑑於公司擁有豐富的資源,他們大概絕對做得到這件事。

但這只是Intel和Raja的第一步。透過雇用像Raja Koduri這樣經驗豐富的老手,並宣布其將進入高階獨立顯卡市場,Intel非常清楚地表達了他們成為GPU領域主要參與者的意圖。有鑑於英特爾作為市場領導者的地位,這是一個合乎邏輯的舉動,而從它們缺乏近期獨立顯卡經驗看來,這也是一個雄心勃勃的舉動。所以,雖然這個舉動將把我們所知道的PC GPU市場變成Intel領軍的市場,但我(原文作者)期待看到注重GPU的Intel在未來幾年能夠做出的成績。

編譯自ANANDTECH

臉書留言 Comments

Previous post

《德軍總部 2:新巨像》AMD RX Vega 56 性能測試 / Vulkan 解放 GCN 威能

Next post

NVIDIA公佈今年第三季度財報:營收26.4億美元創新高,淨賺8億美元

The Author

Jenny

Jenny